•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产品展示

牵动我心的声音

时间:2019/11/15 20:56:15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5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篇】这么多年来,父亲的声音一直牵动我的心,从不曾改变过。小时候,我是个不乖的小孩。总是在幼儿园的门口,抱着爸爸的脖子不放手,豆大的泪珠滑落脸颊,哭闹着不去上学。爸爸总是无可奈何,用低沉的嗓音哄着我。小小年纪的我被爸爸好听的嗓音哄骗着进了幼儿园。爸爸那低沉年轻的声音深深印在我...

【第1篇】

这么多年来,父亲的声音一向牵动我的心,从不曾改变过。

小时刻,我是个不乖的小孩。老是在幼儿园的门口,抱着爸爸的脖子不放手,豆大的泪珠滑落脸颊,哭闹着不去上学。爸爸老是无可奈何,用低沉的嗓音哄着我。小小年纪的我被爸爸好听的嗓音哄骗着进了幼儿园。爸爸那低沉年轻的声音深深印在我幼小的心灵上。

懂事后,我照样个不让父亲省心的孩子。我老是因为看电视而耽搁了做功课的时间。往往师长教师教训过我之后,我都定下决心要改,但却老是坚持不了,无济于事。爸爸得知后,并没有狠狠的教训我,而是慈爱的用那温和的嗓音对我说:“进修是你自己的事,前途也是你自己的事,要不要取决于你。但假如你现在不学,今后可别哭着问我为什么不制止你的行为!”爸爸一番话听起来温和的话,却让我意识到工作的严重性,冰将爸爸的一番话切记在心。那时爸爸的嗓音有了一丝的变更,但我却察觉不出来那是如何的变更。

长大后,我到了离家很远的黉舍上学,一个礼拜才回家一次。每次周日下昼,当我要返回黉舍时,爸爸老是有连续串的吩咐:“比来天冷了,要多穿衣服。”“钱还够不敷,不敷再找我拿。”听着爸爸的吩咐,心中老是充满这激动。但我也在意到了爸爸的嗓音不知何时竟变得如斯的沧桑了。

时光促,一晃十几年以前了。在这些岁月里,爸爸那低沉的嗓音,那温和慈祥的嗓音,那沧桑的嗓音,都在我的心中沉下深刻的印象。那牵动我心的声音改变了,但父亲对我的光爱依旧不变。

那牵动着我的声音由年轻变到了沧桑,这仿佛也在向我诉说这父亲的衰老。

父亲的日益苍老,而我日益成长。我想我们应该抓紧每时每刻,赞助父母干事,哪怕只是一件眇乎小哉的小事,一件家务活,一个光怀的眼神,只要尽孝,都是好的。

【第2篇】

那一刻,我最想念。

黑夜静静地拥住了天空,只留下几双眨巴着的眼睛。白璧般的月轻轻地爬上了夜空,骤然,一张黝黑的容颜浮出我的脑海,爸爸,您还好吗?我想您了。

记忆中的您,有着一双精粗拙的大手,浓眉下有一双如月儿般清亮的眼,还有,你身上那一股海的味道,清新而浓烈。

浅黄色的月亮,满地的月光,爸爸,中秋快到了,您会回家吗?还记得那是一个夜晚,我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右眼皮不时地跳动,好像彷佛有什么吉事要发生,忽然,一阵清新而浓烈的味道擦过我的鼻尖,我猛地昂首,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黝黑的脸庞。“爸!”我惊叫着扑入你的怀中,贪婪地呼吸着你的味道。你笑着用你粗拙的大手拍拍我的背,轻哼了一声。我扬起嘴角,绽开一抹笑。

院子里洒满月光的地上,有着一大一小的影子,你站在我的旁边,跟我诉说着你在船上的趣事,院子的天空,有一轮圆月笑着看着我们,院子里漫溢着欢乐的气息,我的眼里隐藏着泪的因子。爸爸你用你粗拙的大手轻轻抚摩我的头,笑着说:“才几个月没见,又长高了。”我仰开端,看着你的眼睛,手拍着胸口,说:“那当然,老爸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说完,你轻轻摇着头,爽朗的笑声充满全部院子。我仿佛被你的笑感染,也跟着你哈哈大笑。骤然,你的眼角的皱纹吸引了我的眼光,爸爸似乎察觉到我的眼光,轻吐:“爸爸老喽!”“不,爸爸最年轻了!”我辩驳道。“哈哈……”雄厚的笑声充斥在我的耳边。爸爸你知道吗?看着你笑的那一刻,我才发明自己原来是这么想你,想念你的,笑你的味道。

月儿躲进了云里,就似乎我扑进你的怀里一样,月儿那通亮的光,就像你爽朗的笑容,月儿那轻柔的颜色就似乎我对你的想念。爸爸,那一刻,你的笑容深深烙在我心底,那一刻,我最想念--你。

【第3篇】

今夏还在惦念着那位白叟家吗?为何久久不肯离去?知了知了,你们也在为那白叟家歌唱吗?为她那和蔼的脸庞,清晰的嗓音歌唱吗?现在我还会走进那条冷巷,回忆着当初那白叟洪亮的声音来撞击我的身体,冲进我的心房。

那又是一个炙夏,太阳一向地伸吐着火舌舐着大地以及村落。我坐在冷巷子里纳凉,却怎么也躲避不了“火球”的进攻,无路可退。“卖豆花咯卖豆花咯--”这是一个我极为熟悉的声音--陈婆婆在吆喝呢。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是陈婆婆最为显著的特点了。我咧开嘴笑着对冷巷深处喊:“陈婆婆--”不用半功夫,陈婆婆担着一担热气腾腾的都花,眯着眼笑着,蹒跚地都来。她一边摇摇摆晃地走,一边用手擦了下脸颊的汗水,一边又用洪亮的声音对我说:“今天又吃豆花啦,几碗呢你这小鬼子。”着声音的穿透能力可不是盖的,在离我还算不太近的距离,我能感到获得婆婆并不使力地措辞,担着声音却稳当地撞进的耳膜,仿佛婆婆就在咫尺。

“先一碗就好啦!”我顽皮地笑着。陈婆婆在我面前放下担子,被太阳曝晒下的脸上有点儿脱皮,手上的关节刺目刺眼地凸起。陈婆婆微笑地端了一碗温温的糖水豆花给我,咧开嘴笑着说:“吃吧,吃了之后就不会热啦!”我看着陈婆婆的嘴唇都裂了,像两瓣干橘子皮一动一动地闭合又打开。我捧过装着满满糖水豆花的碗,小心翼翼地送到嘴边,却迫不及待地仰头,一鼓作气地把豆花全送进肚子里,知足地打了个咯!陈婆婆看到我这般摸样,都笑得直“咯咯”一向。我也有点不好意思,感到脸有点发烫!“卖豆花咯卖豆花--”陈婆婆边笑的同时也不忘本地随口吆喝了起来,冷巷里的四壁如同回音墙,把个个声波用力地叹气,又用力地击碎,再用力地传播出去。人,也越来越多了,被这无比响亮的声浪冲击来的,被这有偿的磁性所吸引的。“卖豆花咯卖豆花--”

时光老是盘剥般地统治着我们的日子,白叟走了……这个炙夏,我坐在巷子里,等待着没有吆喝声的日子流逝,心底却缭绕着一个恒古不变的声音“卖豆花咯卖豆花--”

【第4篇】

也不知是何年何月,那开锁的响声成为了牵跘我心弦的声音。

闷热的夏夜老是让人心烦意乱。伴着"呼啦呼啦"的风扇工作的声音,我心不在焉地转换着电视节目。瞟了眼身旁的闹钟,指针竟已直逼12点了。于是眼皮便开始打斗了。"怎么还不回来啊。"我心中暗暗地抱怨。父亲老是有很多应酬,虽然父亲几回再三包管绝对不会醉酒驾车,但我依然十分担心。在酒精的感化下,什么设法主意不会发酵呢?于是我便两眼直直地盯着旁边连接着楼下监控的小电视。倏地一道灯光映入我眼帘。我便高兴的跑到落地窗前,可是那车却疾驶而过,涓滴没有逗留的意思,留给我一地的落寞。无奈的我只好重回把守的阵地。

不一会儿,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问我还不歇息的原因。我便以还不困为由搪塞妈妈。我老是这样,老是羞于表达对父母的爱。我已经忘记了最后一次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是什么时刻了,也许是我还不记事的时刻吧。妈妈对这样的情况也是以为常,只是吩咐我早点歇息。以前的我也经常以不困为由,实则等着爸爸,静听着"咔嚓"的开门声响起,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进房间。有时被抓包,父亲会责备我没有早点歇息,但我心里依然美滋滋的,因为父亲回来了。

我在沙发上盼星星盼月亮照样没把父亲盼回来。时间逐渐流逝,妈妈可坐不住了,手顶用手机催着爸爸回来,口中催着我回房睡觉。在妈妈的唠叨进击下我无奈地回到房中。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等待却无法打发时间,那么时间就更显得漫长了。于是我便捧着一本书,依然竖着耳朵听门外声,可是书上的字却无论若何都无法映入眼帘,只是左眼进右眼出。看着时针悄然滑过2点,父亲照样没有回来,我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正当我要拉开门出去之际,"咔嚓"一声,父亲回来了。倚在门边,倾听着熟悉的脚步声,母亲轻声的抱怨声……我心情愉悦地钻进被窝,闭上眼睛带着甜甜的笑进入梦乡。只因父亲已经回来了。

闻此声,便心安。

【第5篇】

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轻轻低吟着:“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无论在何时何地,那悠扬的笛声总能在我心中荡起一片片的涟漪。

小时刻,爷爷的笛声老是像一汪浅浅的清泉渐渐流淌而来,牵动我的心,让我不由自立地往声音的泉源那儿走去。我傻傻地站在爷爷的身旁,呆呆地出神,仿佛到了一个我不知道的世外桃源了。爷爷往往看到我,老是用他厚实的大手把我抱住,用他那长着短短的胡子的脸揉着我的脸,把我硌得疼得叫了起来。他便又持续陶醉地吹着他的笛子,悠扬的笛声悠悠地淌来,我静静地坐着,魂似乎跟跟着笛声四处飘扬了。

上小学的时刻,爷爷的笛声依旧是那么地婉迁移转变听,像那小溪中潺潺的流水般清澈动听。在爷爷的陶冶下,我也开始学乐器了。我不大闇练地摸着琴弦,爷爷在一旁用笛子和着,好一幅其乐融融的祖孙图!逐渐地,邻居们总能听到古筝清脆的声音中伴跟着一阵阵悠扬的笛声。往往吹奏时,我们俩都陶醉在个中,每一个音符都牵动着我的心,使我久久沉溺在个中,无法自拔。我贪婪地吮吸着音乐的精华,一曲作毕,我们看着对方,知足地笑了。

现在,依旧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只是,这里没有爷爷,没有爷爷那如潺潺流水般清澈的笛声。有的只是宿舍里那一声声平均的呼吸声。月光静静透了些进来,淡淡的。远方传来阵阵悠扬的笛声,我的心立时被触动了。那一声声美妙的笛声被那一阵阵清风渐渐地送来。望着天边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我想,爷爷一定也和我一样望着同一轮明月,吹着他的笛子,思念着我吧。悠悠地笛声静静地淌来,和爷爷相处的那一段段美好的时光像幻灯片一样在我面前赓续放映着。不知不觉,泪水已静静滑落脸庞,我愿这月下的笛声能把我的思念传送到故乡。

爷爷,假如还有机会,我愿望还能一个有月亮的晚上,静静地聆听你那牵动我心的笛声。


相关评论
菠菜导航网 Copyright © 2010-2022